首页 济南配资炒股开户 在线炒股配资平台 在线炒股配资咨询

在线炒股配资咨询

你的位置:济南配资炒股开户_在线炒股配资平台_在线炒股配资咨询 > 在线炒股配资咨询 > “0收入”海创药业连续亏损,保荐人中信证券因破发率引争议

“0收入”海创药业连续亏损,保荐人中信证券因破发率引争议

发布日期:2024-04-23 03:47    点击次数:199

近日,科创板上市公司海创药业披露去年营收再度降为零这一消息,引发了市场的广泛关注。其背后的保荐人中信证券也再次被拉至镁光灯下。

营收再度降为0

海创药业成立于2013年2月,是一家专注于肿瘤、代谢性疾病等重大治疗领域创新药物研发的企业,2022年4月登陆科创板。

海创药业2023年年报尚未正式披露,而据其2022年年报,公司在癌症和代谢疾病领域构建了有13项在研产品的产品管线,核心产品治疗前列腺癌症的HC-1119提交了新药上市申请,有3项产品提交了新药临床申报(包括1项美国FDA),有4项产品进入临床试验的不同研究阶段。

市场广泛关注的是其近年来未能取得稳定的营收,且持续亏损。具体来看,2021年及2022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0、165.08万元,归母净亏损分别为3.06亿元、3.02亿元。 

而据海创药业此前披露的2023年业绩快报,该司去年营业收入再度降至0,但归母净亏损为2.94亿元,同比减亏704.41万元,亏损额小幅收窄。

海创药业表示,2023年,公司尚无药品获得商业销售批准,未产生药品销售收入。针对2023年营收再度为0,该司解释“上年同期营业收入165.08万元为研发过程中形成的中间体收入”。

事实上,对于创新药企业而言,前期收入低并非罕事,产品上市之前营收低至尘埃甚至为0的也不止海创药业这一家。

2022年4月,北京一家新上市创新药企业首药控股的营收金额就引发了热议。据首药控股的2022年一季报,公司实现营收707.96元,同比下降99.98%,净利润亏损超5000万元。

一个季度700多元的营收,令部分网友戏言“都不够交水电费的”。彼时,该司相关人士解释称,因为尚未有产品上市,今年一季度没有主营业务收入,707.96元是营业收入里的其他业务收入,“销售了与实验室有关的一台设备。” 

公司核心产品尚处于临床阶段

事实上,创新药研发企业回报虽高,但“高风险、高投入、周期长”这几大特征如影随形,在产品上市之前企业单季度无收入甚至亏损,并不罕见。 

比如说,另一家科创板上市企业亚虹医药2022年一季度的营收金额同样低出想象。亚虹医药2022年一季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9149.76元,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4729.45万元。

亚虹医药成立于2010年3月,专注于泌尿生殖系统肿瘤及其它重大疾病领域的全球化创新药公司,2022年1月登陆科创板。

也有网友疑惑,这些上市公司的营收金额如此低,当初是如何登陆资本市场的?

这与科创板重视企业发展前景的定位分不开。《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设置了第五套上市标准,为尚未盈利但具备盈利潜力的企业打开了上市融资的大门。

所谓科创板第五套上市标准,是指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2.1.2条规定,满足“(五)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40亿元,主要业务或产品需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市场空间大,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医药行业企业需至少有一项核心产品获准开展二期临床试验,其他符合科创板定位的企业需具备明显的技术优势并满足相应条件”,可以申请在科创板上市。

相比于其他上市标准,第五套标准不对营收、净利润、现金流净额等财务指标作要求,但对预计市值要求较高,且对主要业务或产品的研发进展、市场空间等进行了规定。对于“周期长、投入资金大”的医药企业而言,这无疑是个利好。

而据招股书,无论是首药控股、亚虹医药,还是海创药业,均是采用科创板第五套上市标准闯关成功。

彼时,作为一家拟采用第五套上市标准的创新药研发公司,海创药业提示投资者关注公司以下特点及风险:公司核心产品尚处于临床阶段,尚未取得生产批件亦未实现商业化生产,公司尚未盈利并预期持续亏损。

风波频现

不过,尚未盈利的企业上市后,部分营收实现了增长,比如说上述亚虹医药。

据其2023年度业绩快报,亚虹医药去年净利润虽然仍处于亏损状态,但实现营收1,375.33万元,主要为培唑帕尼片(商品名:迪派特)和马来酸奈拉替尼片(商品名:欧优比)在2023年第四季度产生的销售收入及公司对外授权数据产生的许可费收入等。

不过,也有部分企业上市后,市值虽不低,但收入迟迟未有起色,难以达到市场预期。2023年下半年,就有传闻称,监管对以科创板第五套标准递交材料申报的企业审核将更加审慎。

那么,上市已2年、营收再度降为0的海创药业预计何时能改善这一状况?在增加营收上,将会采取哪些措施?4月12日,湾财社记者通过多种方式联系海创药业,截至发稿时暂未收到回复。

而随着海创药业营收的再次为零,以及股价的持续下行并破发,公司背后的保荐人中信证券也再度被推至台前,部分投资者对其是否发挥好资本市场“看门人”作用产生了质疑。

事实上,自今年开年以来,身为行业龙头的中信证券麻烦就有点多。

2024年1月12日,刚一开年,中信证券就因投行业务违规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警示函。经查,中信证券保荐的恒逸石化股份有限公司(发行人)可转债项目,发行人证券发行上市当年即亏损、营业利润比上年下滑50%以上。 

以及,过往保荐的项目涉及严重财务造假。2024年1月29日,证监会通报*ST左江财务造假案阶段性调查进展情况,表示已初步查明,*ST左江2023年披露的财务信息严重不实,涉嫌重大财务造假,“该案目前正在调查过程中,证监会将尽快查明违法事实,依法严肃处理。”

公开资料显示,*ST左江全称为北京左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2019年10月上市,主要从事网络信息安全应用相关的硬件平台、板卡的设计、开发、生产与销售。*ST左江曾被市场冠以“史上最贵ST股”之称,由中信证券保荐。

3月12日,有博主转发消息称,2023年,中信证券保荐的30家IPO不到一年时间已有22家破发,破发率高达73%。3月22日,中信证券回应金融界称,2023年其保荐的IPO企业破发家数实际为21家,破发率为70%,而同期沪深两市IPO企业整体破发率为68.22%。中信证券称,其保荐IPO项目破发率处于市场平均水平,破发情况主要受到二级市场整体下行的影响,与保荐人企业自身情况无直接关联。

3月26日,中信证券作为新疆天山水泥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的独立财务顾问,就业绩承诺未实现的情况向投资者发表了致歉公告。

那么,中信证券在更好发挥好资本市场看门人作用方面,将有哪些举措?针对上述问题,4月12日,湾财社记者联系中信证券进行采访,截至发稿时暂未收到回复。

风波不断之下,在近期举行的2023年度业绩发布会上,对于“严监严管”要求下投行业务的发展思路,中信证券总经理杨明辉表示,相关监管举措有利于进一步推动证券公司投行业务归位尽责,把好资本市场入口关,有助于有效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净化资本市场发展生态,切实保护投资者权益。

 

采写:南都湾财社 记者王玉凤